零陌

※腐女子/all叶/onkm(双担)/阴阳师(酒茨酒中心)/鬼白鬼/静临/团兵/琴赤

千日雪 @鸢尾风信我cp:

额……大家,有件事我和大家说一下,我之前的摸鱼图片,从来没有授权出去给人做小说的封面,大家在漫展上看到了也最好不要买,我给人画的封面没有在lo里面发过。
明信片我给人授权的基本都是无料,卖钱是从来没有过的。
本来我想lofter水印做这么小,方便大家看图也挺好的,大家拿去刻章,做头像,自己印明信片自己拿着玩,我也无所谓,但是,拿去盈利我就不高兴了,朋友给我看的截图也看不到水印,是把我水印给切了吗?
大家在漫展上看到了,请不要买,太贵了根本划不来,大家想要,自己印都可以,只要不把水印切了,还有,记得和我说一声。

有缘再见

病客太太,有缘江湖再见~

病客太太

等你回来

这里一个万年潜水党,这几天到底发生什么。。。

待君归——ooc写手:

茶雨☔薄荷:

怎么刷新啊,好急

阿欠:

靡初初:

一直埋头圈地自萌,但有妹子说希望能关于上文发起一次“净化”,我觉得力所能及,就伸出了一只手。 



即使是衍生作品,也会希望他得到平等温暖的对待。有些内容我不写是自己的感情观限制,有些太太写也是出于对人物的喜爱。性是原罪,但说到底都是爱。 

人微言轻,不知能否带来改变,但希望能为无法发声的人反抗一下。




不想为你们的产品销量负责。

谢谢。

[onkm]有關神谷結婚一事

長期沒有自信的彤子:

*總言之就是想撒點糖……
*兩、三小時的產物,沒有文筆可言

今天身邊的人似乎變得相當熱情。

氣氛也有點奇妙的高漲,要說有甚麼奇怪,就像原本飄浮着洋甘菊的香味中夾雜了一點點榴槤的刺激氣味吧。

小野大輔一如既往預早到達錄音室,並選擇了角落的位置安坐。

「早上好,小野さん。」

「早上好~」他禮貌地笑了笑。

「你知道嗎?神谷さん結婚了。」

他由第一次的驚愕到最後一次的淡定,這樣的對話一整天重複了差不多二十次。與其說他厭倦了這個消息,倒不如說身邊的人第一時間上前跟他報告也是太貼心了吧。

本以為離開工作場所就能把事情拋諸腦後,沒想到打開手機全是一個個有關神谷浩史的短訊,包括神谷浩史本人在內。

「你介意嗎?」

事情的主角的話十分簡潔,不加修飾。

「說實話,我是介意的。」

他也是直截了當地回覆。

已經不太懂怎去組織言語了,腦袋裏的全都被偷換成泥漿,完全運作不到。

「我還有工作,晚上我再跟你說。」

「工作加油,記得要吃晚餐。」

唯獨關心的話能無意識地敲打在鍵盤上。

「嗯=^・ω・^=」

使用貓咪顏文字的神谷さん好可愛……!

多虧這個可愛的訊息,他總算能開懷地勾起笑意,身子也隨之放鬆了不少。

「我回來了……にゃーさん~?」

進屋後他左盼右顧,目睹貓咪老師從容不迫地在家裏踱步,他不由得羨慕起這隻對世事毫不知情的貓咪。

「にゃーさん,今天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啊,關於你主人的。」他抱起一臉冷淡的貓咪老師,放到大腿上,然後開啟手提電腦。

近幾個月,多愧他誓不甘休的柔情和美食攻擊,貓咪老師已經不怎麼抗拒他,不然他的手背早就印上幾條鮮紅的爪痕。

貓咪老師安靜地蜷縮在他的溫度上,似乎對他和面前的科技產品興趣不大。

他打開Twitter,登入私人的帳號,依着好友中村悠一給他的報告(其實只是一封有點冗長的郵件)尋找到相關資料。

先是原來的黑白色報導,拍攝到對上鏡頭的神谷浩史抱着聲稱四歲的孩子,指出神谷浩史與中村光早已結婚。

其後他看到青二Production的聲明,簡單而言就是基於私隱關係不作評論,曖昧不清的似乎是打算避而不談。

再來是各個神谷浩史粉絲的看法,有祝福的,有失落的,還有些莫名其妙地扯上中村悠一和杉田智和的,他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終於明白中村悠一的郵件上那幾句抱怨的話了。

他早就料到自己也會成為網上的熱話,只要是其中一人的事就會自然而然地扯上另一個人身上,就好像贈品一樣自動送上的。

在這個業界裏,關係被商業化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反正都不是真實的,只要得到粉絲的熱烈回應就行了。

現實就是殘酷的,但人的感情是溫熱的,並不至於冷酷無情,利益至上。

「我回來了、哈、小野くん、我——」神谷浩史喘吁吁地衝門進來,額上滿頭大汗,看來是趕忙奔跑回來。

「歡迎回來。哇……很多汗……神谷さん先坐下來休息吧,我去拿毛巾給你抹汗。」小野大輔以一臉和藹的笑容打斷了神谷浩史的話,他把舒服得快要睡着貓咪老師輕放在沙發上,站起來往洗手間邁步。

「小野くん…」神谷浩史神色慌張地抓住小野大輔的衣角作出阻止。

小野大輔回頭對上惴惴不安的雙眼,他輕力地拍了拍神谷浩史的頭頂,放輕聲線地說:「不要太擔心,我只是去拿毛巾而已。」

「笨蛋…不要拍前輩的頭…」神谷浩史有點不滿地撇開臉,放開了那一小角的衣料。

小野大輔拿着紫色的毛巾回到客廳時便看到神谷浩史抱住雙膝直勾勾地盯住手提電腦的熒光屏。

他曾在某本雜誌上看過這樣的坐姿是代表一個人很沒有安全感。

心臟驀然被捏住似的傳來陣陣痛楚,比起忘了關上熒光屏的錯失,他更覺得讓神谷浩史感到不安的自己十分差勁。

無可否認的是他沒可能制止到謠言的傳出,但對於神谷浩史的內心他可是瞭如指掌的。

就算這件事是假的,神谷浩史還是會在意各個粉絲的言論,正面的還可以一笑置之,默默感謝粉絲的支持,但較為激進的話只會傷害敏感的內心,留下難以釋懷的傷痛。

前不久才完結了各個大型活動,之後還有個人演唱會,這時候的神谷浩史已經筋疲力盡,甚至經不起疲累而病倒了,實在是沒有閒情逸致處理謠言。

這次的事對神谷浩史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嚴重。

「小野くん,你回來了啦。」神谷浩史挪開放在熒光屏的視線,不知道是從網絡世界還是腦內的悲觀世界中晃過神來。

真希望神谷浩史沒有向最惡劣的方向考慮。

「嗯,先抹汗吧。」小野大輔上前坐在神谷浩史的旁邊,細心地把毛巾印在他的額上。

「謝謝你…我自己來就行了…」神谷浩史搶過毛巾,低下頭替自己抹汗。

兩人忽然間沉默下來,那件最應該談及的事卻在此刻變得難以啟齒。

小野大輔抿下嘴,大大地深呼吸一口盡量令自己冷靜下來,「那個…那件事,我好好查閱清楚了。」

猝不及防地提及起那件事,神谷浩史受寵若驚的停下動作,只是以低沉的聲音說:「小野くん不相信我嗎?」

「怎麼可能會不相信,我只是看到神谷さん跟別人傳緋聞有點兒不高興而已…甚麼有孩子的…真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小野大輔皺起眉頭,被這件過於莫名其妙的事弄得心煩。

結婚也好,孩子也好,或許這是諷刺吧。

「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為甚麼會出現這種謠言……有些事情,不知道才是最令人畏懼吧…」神谷浩史把毛巾揉成一團隨意地窩到腹中,然後把自己縮得更小。

「沒事的,我會跟神谷さん一起面對的。」

你和我都不是單獨的存在,而是可以互相依賴的對象。

小野大輔伸手把神谷浩史抱進懷,但一毫米都碰不到就被神谷浩史打開了。

「怎樣一起面對?你要開記者會嗎?你要在Twitter發佈甚麼嗎?現在就連事務所也——」神谷浩史頂着水旺旺的眼睛大吼起來,最後更是欲言又止,一臉悔疚地轉換說話:「…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野大輔的確與這件事毫不相干,Twitter上的起哄只是粉絲們任意妄為地添油加醋,他大可以隔岸觀火,但他沒可能忍心袖手旁觀。

這可是他的戀人啊。

「可能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不擅長說話,在大眾而言我是個無關係者……但是我會一直陪伴在神谷さん的身邊,像現在這樣安慰你,給你勇氣,讓你知道你絕對不是一個人去面對這件事。」

這一次神谷浩史沒有再作反抗,而是乖乖地被收進充滿安全感的懷抱中。

小野大輔繼續說:「我想過了,既然青二要神谷さん自行澄清的話,那不如就公開我跟神谷さん的關係好了。」

「笨蛋!沒可能!」神谷浩史激動地抬起頭秒答。

「這是一個好時機來的,我們沒需要跟粉絲隱瞞。」

「但是……」

這個「但是」包含了太多預料之內的後果,不用一一說明彼此都能清楚明白。

「抱歉,可能是我太着急了,現在神谷さん應該全心全意準備演唱會的,先否定這個報導,公開的事往後再想吧。」

「不…我會好好考慮的…」神谷浩史若有所思地垂下頭,伸手攬住小野大輔的腰部,把身子貼得更近。「小野くん…叫我的名字。」

小野大輔愣了一愣,但他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毫不過問,「浩史。」

「謝謝你,我稍微能提起精神了。」神谷浩史惡意地捏了捏小野大輔腰上的肉,在他怨着痛的時候往他的嘴唇啄了一啄,露出本日第一個,也是最棒的笑容。

一星期後,報導上出現了有關「神谷浩史與小野大輔的戀情」的新聞,引起數以萬計的輿論,成為日本的熱門話題。

至於其最終結果是好是壞,則需期待總有一天能被告知。

-END-

老實說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嚇一跳了,冷靜下來想了想其實真實性很低,就沒擔心太多,反而事務所的聲明讓我有點火大。
假如這件事是真的話當然會替神谷高興,畢竟他真的很需要一個人去照顧、陪伴他的。
神谷是個對人、對事都很認真的人,我相信他會給粉絲一個最好的交代。同時間希望他不要勉強自己,六月時參加了一連串的活動,最近更是病倒了,solo live也差不多要綵排了(或者已經開始了吧),這件事無疑為他帶來壓力吧。身為粉絲能做的只能默默為他加油,相信他。
我看了一整天Twitter上日本粉絲的反應,扯上小野D悠一杉田小野坂真的相當有趣www還有不少粉絲說很羨慕神谷的孩子,可以聽到神谷以美聲來讀故事書www也有粉絲說回DGS初期小野D要神谷將浩子嫁給他的事www此外,wiki上的配偶者也被改成小野大輔或是神谷浩史www
嘛嘛…儘管結果如何,神谷也好,DGS也好,onkm也好,我也會繼續喜歡和支持下去,只要有甚麼梗出現,就會繼續寫下去。

声优应援:

一生声优,一生应援!这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的!这份誓言,我一定坚持到底!神谷浩史,大胆向前冲吧!你的身后永远都有我们!

关于声优及onkm的随笔

Naruplanet:

今年是喜欢上kamiya的第五年,喜欢上onkm的第四年。
一直很后悔没有早点喜欢上他们。2016年,DGS迈入第九年。
多么不可思议,一个深夜为各种girl解决各种烦恼(笑)的广播竟然能拍成电影,能上武道馆,能办DB祭,能组乐队,还能办演唱会,不止,他们还要踏上崎玉。
07年好像是很久以前了。
我曾无数次想象,那个春日,这个奇迹番组真正成立的那天,他们以怎样的心情开始那句“神谷浩史、小野大輔のDear girl stories~”

我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呢……
有朋友问过我,“你为什么喜欢神谷浩史?”我答不出来。在刚入声优圈的时候,我最先喜欢的其实是纯子姐姐,因为网王,她让我对声优这种怪物惊奇万分,然后逐步了解。之后我养成了番先看声优表的习惯,光荣地成为了声控党员。
之后,我被安利了夏目友人帐,当时我对这部番的声优们都不怎么了解,后来不知不觉看完了一季,被情节和画风迷住了,当然还有角色的声音。于是我在网上找了见面会,在cv一个个登场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叫神谷浩史的男人。不高,也不帅,眼睛向下拉出一条弧线,总而言之,就是不起眼。但是灯光那样打下来,他穿着浴衣,弯腰笑着介绍自己,兔牙露了出来的样子,让我动摇了一下,就是这个人了,我对自己说。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没想起他,因为我正忙着看黑执事的第二季😂😂😂看第一季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声优是谁,只觉得天哪384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恶魔气息扑面而来!2010年我查了它的声优表,看到坂本真绫的时候我小小惊讶了一下,因为想起了翼里的知世……然后在看到小野大辅这个名字的时候留意了一下。
看完坑爹的黑执事第二季以后,我又看回了夏目,一口气看完。神谷浩史声音怎么那么好听!他演技怎么那么好!然后我……又找了一个见面会。就这么踏上一条不归路……真要问我为什么喜欢他,我并不知道,就是看到他的一瞬间就决定这个人我想要了解更多。所以之后,我知道了,fan心中他的样子,敬业、蹭得累、抖s、认真……但我在喜欢他的时候好像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属性。多么奇怪,要说演技,他的确很好,声音也好听,但是声优界里这样的人不止他一个。要说性格,我不了解他,只能看到这么一点端倪,他的属性是在我喜欢他以后喜欢上,并且因此更喜欢他的。
喜欢本来就是单纯的东西,我不因为那些形容喜欢上一个人,而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喜欢这些形容。很奇怪吧?

之后我看了DRRR,在我看来这部剧简直不能更棒,它的故事架构让我想起了《解忧杂货店》。线索交织导线最后引爆的感觉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然后……我翻了cast表,神谷叔叔我是知道有的,然后看到了小野聚聚的名字……
诶……?……!
我百度了叔叔,打出名字的那一瞬间,后面那个空格和另一个人的名字随即跳出。我点了进去,从此打开了一道新世界大门。我不由在意起这个叫野神的cp,还有那个叫DGS的广播节目……
我上了b站,搜了DGS的相关。在两个人的声音里,越陷越深。然后我看了Movie1,还有SYY的第一期录像……
—————————————————————————
啰嗦了好久,反正自己看😂😂😂太晚了,先睡觉,有空再记ˊ_>ˋ

   有时看卡米亚的眼神,会看不清他的想法,我一直这么觉得。小野看上去比神谷好懂,但是却意外的复杂。DGS毫无疑问是有设定的,C是蹭得累的大前辈,D是蠢萌直率的池面后辈。当然他们本来性格中就有这个特点,初期的DGS把这两种设定在他们身上放大,并且,非常成功。














   前期的小广播,两个人小心翼翼,把嬉笑怒骂一定程度上放在设定里表现出来。到2010年拍摄movie1的时候,两个人比刚开始的时候熟悉很多了,也有了一定的默契,笑起来真的又傻又开心。


  在广播里,他们更放松了,也渐渐减少了表演设定的感觉。之后一段时间DGS的团队人员是有过变动的,所以有了玩毕业梗的几期广播。在有次听到仿佛DGS要完结的时候,我简直吓cry了好么!

  




  所幸没有。尽管在库一大堆,两个人只是笑着调侃了,然后说了团队的人员变动。





  我觉得是这两个人的话,什么都能解决。


  我在仔细思考了我为什么喜欢上叔叔之后,又努力回想了一下我是怎么喜欢上小野的呢……从黑执事开始知道他,看了见面会,知道了DABA,看了猫鼠游戏,废校逃脱……我深深的觉得,蠢萌只是他的表面,他完全不蠢,其实意外的靠谱。在现实生活中,他一定人缘很好,并且很细腻,而且感性。


  卡米亚很聪明,心思缜密,在控场方面非常擅长,他的游刃有余,是在出道那么多年中积累到的,也是天生的。而小野呢,他好像在mc时有些混乱,有些信马由缰,有时候需要卡米亚来收场,但他不断的在成长,而且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小野比神谷更有一种宽阔的感觉(相信我,说得不是体型),神谷擅长约束自己,小野随意而安,当然都是我脑补的哈哈哈。



  像小野说过的,神谷给人的感觉在随着年龄变化,像归鞘的刀。在14年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之前的叔叔给人的感觉像锋芒初露的强光,现在的叔叔像暖阳下吹过的风。大概是变大叔了😂😂😂我在说啥!


  小野真的越来越成熟,看2011年迷糊餐厅的见面会,小野还有点无所适从,台上的反应能力还不是很好。想起每次见面会上保留节目放置小野play哈哈哈哈。但他现在强势了很多,并且用自己的风格努力,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有些粉是会掐架的,关于这两人的非议从来没有停过。不想理会也不想反驳。

  




  他们不是彼此必需不可的,小野没有神谷也会发展的很好,神谷没有小野也能顺风顺水。他们不是,也不应该被视作捆绑销售。如果他们没有合作的工作,他们也会站到现在的位置,各自。





  但是他们遇上了,互补,共勉,一同做成功了一件事,有了羁绊,成为了我们喜欢的他们。不能否认,DGS的成功的确有一定的营销手段,但是没有感情的节目无法成功,也骗不到那么多粉丝,有些东西是无法替代的。他们不是被绑在一起的,而是手拉着手一起攀登的,他们可以把手松开,可以把对方推开,但他们没有。


  onkm的cp也许不是爱情,但比爱情更牢固;超过友情,比友情更厚重;接近亲情,却没有那么深沉。


  现在的DGS,是两个大叔在深夜说着似乎无关紧要的话,夹杂着笑声和拍桌声,视觉系还无关girl,还有黄段子和吐槽,但是安定。安定到听完就能带着笑入睡。






  这个世界太复杂了呀,社会,家庭,人,男人,女人,复杂到让我不愿思考。看着他们就好,不用想太多,非议也好,猜疑也罢,没有勇气的我,怕麻烦的我。那些饭们的掐架,nc粉们捅出来的篓子,什么都不愿想,看着他们,保持这样一份心情,做一个美梦就好。






  仰望着你们的我,不想说什么,只看着就好。相信你们,支持你们,喜爱你们,单纯,直白,当我累的时候,想到你们就会笑,足够了。
  




  愿你们平安喜乐,老来不孤独。









  
































  

《命运共同体悖论》(野神相关)(静临相关)

神谷前:

《命运共同体悖论》



(一段时间氪游戏去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看我写的故事
(DRRR第十三卷伤透我的心
(如果想象自己所有的幸运都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自己的不幸换来的 会不会忽然对人间满怀无可救药的爱
(ooc风暴
(bgm:从开始到现在-黄致列





相关/野神 静临
文/氪金玩梦100的神谷前的尸体



side C



叮咚。请听题。



假设我的手中有一枚硬币,我将它向上抛起又接住,排除掉一切作弊因素,你猜中是朝上的正面还是反面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二分之一。


但是不管你猜中与否,正面和反面都只有一面能被你看到。



换一个说法,硬币的正面和反面只是被金属固定在一起的永远相关却无法感知彼此的命运共同体——背对背这个姿势说出来真是浪漫到可悲。


嗯?你说我这种说话的方式很像谁?



哈哈。你猜我到底是折原临也,还是在读稿子的神谷浩史呢。



side A



神谷浩史在看到小野大辅被几位女声优围着时,毫无疑问的在一瞬间捕捉到了自己不快的情绪。



女孩们热情的声音争着挤进他的耳朵,他就这样愣愣的站在门口,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



然后在小野大辅发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来的那一刻,立刻转身,疾步离开。



——搞什么啊那家伙。



神谷浩史膨胀的焦躁挣脱了理性开始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翻来覆去。



——半个月前抓着我告白的人是谁来着,现在就跑去对着女人笑嘻嘻的。



这样的抱怨在冒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被神谷浩史压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没这个资格说这些话。



半个月前的某一天忽然站在自己家门前拿着一个限量版高达模型认认真真的进行着称之为告白的行为的大男孩就是小野大辅。



神谷浩史能清晰记得那天早上气温很低,他裹着睡衣看着站在门口站得笔直的小野大辅时竟是憋不出一句话,猫咪老师在玄关不耐烦的踱步。



他收下了花和高达,却没能说出一句话。



第二天在工作地方见到的小野大辅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得尊敬亲切,从容的样子落在神谷浩史眼里不自觉泛起意味不明的失落。



然后与感情相关的话题就这样一拖再拖。像是被有意延长的故事线似的。



——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在意呢。



神谷浩史摇摇头,试图将这莫名其妙的烦躁甩出脑袋。



但是你说神谷浩史又不是傻子。甩得干净甩不干净的事情他还是能明白。



Side B


折原临也在看到平和岛静雄被瓦罗那和栗南茜围着时,毫无疑问在一瞬间捕捉到了自己不快的情绪。



这一次,他难得的在平和岛静雄发现自己之前转身进了巷子里,人流迅速的涌动掩去了他的气息。



“真是悠闲啊,小静~”



他望着巷子里狭窄的蓝天,自言自语,笑容是一如既往的坏心眼模样。



他摸了摸口袋中的手机;震动声像是坏掉似的没有停下来。他忽然嘻嘻笑出声来。



“人类的幸与不幸到底该怎么样去定义呢,标准无法固定的话实际上都是根本没法计算的事情不是吗——但是有一点,个人所有的幸与不幸都和另一个个体有关呢,那么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他小声道。



“果然啊,人类最有趣了。”



他拨通手机里那个最刺眼的名字。咧开笑意。



“小静,最终决战哦,晚上七点上次你被我刺了三刀的工厂不见不散哦~”




Side A



小野大辅拨通了神谷浩史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传来一如既往的慵懒的声音问他怎么了。话音里的从容淡定是小野大辅始料未及的,他愣了一秒,匆匆藏起来刚才要谈的内容,转为工作的话题。



“我现在在二楼的休息室,你要不要过来?”神谷浩史问。



“神谷桑你...现在很想见到我吗?”



小野大辅鬼使神差的问出来口。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紧张的紧闭眼睛最好准备迎击对方的毒舌攻击。



等来的却是大约三秒的沉默。



“...神谷桑?”



小野大辅以为信号断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完全不想!”



对面砸来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后切断了电话。留下神色古怪的小野大辅。



所谓脾气和性情的摸索其实都是时间沉淀下来到直觉。好比神谷浩史和小野大辅,在长久的相处磨合中小野大辅已经能够清晰的分辨出神谷浩史真正生气和傲娇不耐烦的语气的自卫差别。



刚才的神谷浩史,毫无疑问的有在藏着怒气。



“神谷桑,你在生什么气呢?”——一如既往的,小野大辅选择了直接问出口。



“我没有在生气。”



“但是...你现在很明显的有在生气。”



“都—说—了,我没有在生气,再说了我有什么理由需要生气吗,比起这个你更要认真读一下台本吧?”



神谷浩史拿着记号笔用力的戳了戳小野大辅手中只翻开了一页的台本。



“但是...果然还是比较在意神谷桑你...”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在生气呢?”



神谷浩史直接打断了小野大辅的话。



“你看...果然在生气...啊痛!”



橙色记号笔被直接砸到了小野大辅的额头上。



“生气?我?我一个四十岁的人了为什么要为了你这种——你这样自顾自的把别人的节奏弄得乱七八糟然后隔天就跑去在女人中转来转去的家伙生气?”



话音刚落神谷浩史就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别开视线。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低下头,就看见小野大辅的神色变了。



他知道自己按下了不该按下的按钮。



“那...神谷桑,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呀?”



小野大辅站起来,不大的声音里藏着颤抖的怒意。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呀!”



双肩被人猛的抓住,十指隔着衣物扣在皮肤上传递而来的力气满是激烈的情绪。逼近的呼吸让他头昏脑胀。



“神谷桑,你说我狡猾...到底是谁狡猾,我把我全部的心情都摆在你眼前,你不接受也不拒绝,就这么晾着我,这是什么,是放置play吗——”



“我不是——”



“你说我自顾自,到底是谁自顾自的逃走——”



“我——”



“那你告诉我啊!”



小野大辅音量失控,双眼通红。



涌上喉的话就这样被塞住了。神谷浩史看着小野大辅一点点松开手,像是了被抽去了所有气力似的,一瞬间竟是让人觉得连日光灯下飘忽不定的光影都能将他压垮,东方人精致的黑色眸子里摇晃着让神谷浩史揪心的落寞神色。



他缓缓开口,声音沙哑。



“那,你告诉我呀,你要怎么样。”



Side B



平和岛静雄拨通了折原临也的电话。



实话实说,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居然能够不捏碎手机就拨通那个跳蚤的电话,等待的每一声“嘟”就像一把锤子在一声声敲打自己理性的神经。



在汤姆先生为他办理的新手机的外壳上出现第一道暴戾的裂痕时,电话接通了。



“哟,小静~”



对面传来那只跳蚤游刃有余的嗓音,尾音上扬的说话方式总能让那张写满挑衅的混账脸瞬间在大脑里苏醒。



平和岛静雄的手机出现第二道裂痕。



“小静你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工厂吧?嗯~不愧是小静,速度跟野兽没有一点区别。”



对方完全不给他说话的余地。本来就是个话唠还语速极快,让人压根抓不到重点。更何况是平和岛静雄。



“——总之,小静,到天台来吧,我在这里等你哦~”



说完,电话又被挂断。



意外的是,这一次平和岛静雄没有暴走。他将手机合上放入口袋,快步走向天台。



那大概是一种可以称之为直觉的东西。在长久以来行动依赖于情感冲动的静雄身上确实自然而然的沉淀着某种动物般的直觉。



现在直觉告诉他,折原临也隐瞒了什么。而这种直觉在逐渐模糊成一个预感,压着他有些绷紧的神经。



打开天台门,迈出第一步,平和岛静雄的右腿被瞄准射击。



折原临也在围栏上,握着枪笑得像一个满是伤痕的精神病患者。



“嘣~”



Side A



那是一个吻。



轻的像是幻觉。如果说是有蝴蝶偶然飞过翅膀颤抖蹭到了小野大辅的嘴唇,他也信。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脚却听话的开始运动,堵着神谷浩史所有逃跑的路径。



然后是沉默。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小野大辅。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吟诵一首诗?”小野大辅神色认真。



“......”



神谷浩史表情肃穆,挤了半天才恶狠狠的挤五个字。



“你是笨蛋吗?”



“是。”



小野大辅嗓音低沉里含着笑。然后紧紧圈住神谷浩史,深深的吻了下去。




Side B



那是一个电话。



在平和岛静雄愤怒指数即将突破红线的那一刻,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跳蚤。



“哈啊?”平和岛静雄抽出电话压着性子酝酿怒气对着话筒怒吼。



“还是老样子的单细胞生物啊~小静你~”



折原临也在笑,字里行间都浸透着笑的说话方式让平和岛静雄每分每秒都想撕碎他的嘴。



“现在马上去杀了你!”



“别这么着急嘛~至少让我把话说完呀~”



下一秒,平和岛的左腿中枪。



折原临也站在围栏外面举着枪,难得的干净月亮落在他身后丝毫没有文学故事里的柔和美,冰凉得让人心惊。



“嘛,没想到最后陪我玩游戏的家伙居然是小静呀...果然我最讨厌小静了。”



那人笑得很用力。



一瞬间,平和岛静雄认识到了“病态”这个形容词描绘的状态。



腹部中枪。



“永别了,小静。”



声音不轻不重落在耳边。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折原临也的身影消失在了围栏外。



意外的,怪物小子腹部不断溢出的血液撞开了一点短暂而清晰的痛觉。



你说我和你是不是就是硬币的正反面呢。


Side C



我幸,你不幸。



我们就是相反的命运共同体。



你看,你笑了。我也笑了。世界和时间潇洒的指南为北,我和你在命运的两端走向黑白两个明天。



叮咚。答题时间结束。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