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共同体悖论》(野神相关)(静临相关)

神谷前:

《命运共同体悖论》



(一段时间氪游戏去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看我写的故事
(DRRR第十三卷伤透我的心
(如果想象自己所有的幸运都是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的自己的不幸换来的 会不会忽然对人间满怀无可救药的爱
(ooc风暴
(bgm:从开始到现在-黄致列





相关/野神 静临
文/氪金玩梦100的神谷前的尸体



side C



叮咚。请听题。



假设我的手中有一枚硬币,我将它向上抛起又接住,排除掉一切作弊因素,你猜中是朝上的正面还是反面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二分之一。


但是不管你猜中与否,正面和反面都只有一面能被你看到。



换一个说法,硬币的正面和反面只是被金属固定在一起的永远相关却无法感知彼此的命运共同体——背对背这个姿势说出来真是浪漫到可悲。


嗯?你说我这种说话的方式很像谁?



哈哈。你猜我到底是折原临也,还是在读稿子的神谷浩史呢。



side A



神谷浩史在看到小野大辅被几位女声优围着时,毫无疑问的在一瞬间捕捉到了自己不快的情绪。



女孩们热情的声音争着挤进他的耳朵,他就这样愣愣的站在门口,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



然后在小野大辅发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来的那一刻,立刻转身,疾步离开。



——搞什么啊那家伙。



神谷浩史膨胀的焦躁挣脱了理性开始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翻来覆去。



——半个月前抓着我告白的人是谁来着,现在就跑去对着女人笑嘻嘻的。



这样的抱怨在冒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被神谷浩史压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没这个资格说这些话。



半个月前的某一天忽然站在自己家门前拿着一个限量版高达模型认认真真的进行着称之为告白的行为的大男孩就是小野大辅。



神谷浩史能清晰记得那天早上气温很低,他裹着睡衣看着站在门口站得笔直的小野大辅时竟是憋不出一句话,猫咪老师在玄关不耐烦的踱步。



他收下了花和高达,却没能说出一句话。



第二天在工作地方见到的小野大辅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得尊敬亲切,从容的样子落在神谷浩史眼里不自觉泛起意味不明的失落。



然后与感情相关的话题就这样一拖再拖。像是被有意延长的故事线似的。



——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在意呢。



神谷浩史摇摇头,试图将这莫名其妙的烦躁甩出脑袋。



但是你说神谷浩史又不是傻子。甩得干净甩不干净的事情他还是能明白。



Side B


折原临也在看到平和岛静雄被瓦罗那和栗南茜围着时,毫无疑问在一瞬间捕捉到了自己不快的情绪。



这一次,他难得的在平和岛静雄发现自己之前转身进了巷子里,人流迅速的涌动掩去了他的气息。



“真是悠闲啊,小静~”



他望着巷子里狭窄的蓝天,自言自语,笑容是一如既往的坏心眼模样。



他摸了摸口袋中的手机;震动声像是坏掉似的没有停下来。他忽然嘻嘻笑出声来。



“人类的幸与不幸到底该怎么样去定义呢,标准无法固定的话实际上都是根本没法计算的事情不是吗——但是有一点,个人所有的幸与不幸都和另一个个体有关呢,那么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他小声道。



“果然啊,人类最有趣了。”



他拨通手机里那个最刺眼的名字。咧开笑意。



“小静,最终决战哦,晚上七点上次你被我刺了三刀的工厂不见不散哦~”




Side A



小野大辅拨通了神谷浩史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传来一如既往的慵懒的声音问他怎么了。话音里的从容淡定是小野大辅始料未及的,他愣了一秒,匆匆藏起来刚才要谈的内容,转为工作的话题。



“我现在在二楼的休息室,你要不要过来?”神谷浩史问。



“神谷桑你...现在很想见到我吗?”



小野大辅鬼使神差的问出来口。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紧张的紧闭眼睛最好准备迎击对方的毒舌攻击。



等来的却是大约三秒的沉默。



“...神谷桑?”



小野大辅以为信号断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完全不想!”



对面砸来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后切断了电话。留下神色古怪的小野大辅。



所谓脾气和性情的摸索其实都是时间沉淀下来到直觉。好比神谷浩史和小野大辅,在长久的相处磨合中小野大辅已经能够清晰的分辨出神谷浩史真正生气和傲娇不耐烦的语气的自卫差别。



刚才的神谷浩史,毫无疑问的有在藏着怒气。



“神谷桑,你在生什么气呢?”——一如既往的,小野大辅选择了直接问出口。



“我没有在生气。”



“但是...你现在很明显的有在生气。”



“都—说—了,我没有在生气,再说了我有什么理由需要生气吗,比起这个你更要认真读一下台本吧?”



神谷浩史拿着记号笔用力的戳了戳小野大辅手中只翻开了一页的台本。



“但是...果然还是比较在意神谷桑你...”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在生气呢?”



神谷浩史直接打断了小野大辅的话。



“你看...果然在生气...啊痛!”



橙色记号笔被直接砸到了小野大辅的额头上。



“生气?我?我一个四十岁的人了为什么要为了你这种——你这样自顾自的把别人的节奏弄得乱七八糟然后隔天就跑去在女人中转来转去的家伙生气?”



话音刚落神谷浩史就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别开视线。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低下头,就看见小野大辅的神色变了。



他知道自己按下了不该按下的按钮。



“那...神谷桑,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呀?”



小野大辅站起来,不大的声音里藏着颤抖的怒意。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呀!”



双肩被人猛的抓住,十指隔着衣物扣在皮肤上传递而来的力气满是激烈的情绪。逼近的呼吸让他头昏脑胀。



“神谷桑,你说我狡猾...到底是谁狡猾,我把我全部的心情都摆在你眼前,你不接受也不拒绝,就这么晾着我,这是什么,是放置play吗——”



“我不是——”



“你说我自顾自,到底是谁自顾自的逃走——”



“我——”



“那你告诉我啊!”



小野大辅音量失控,双眼通红。



涌上喉的话就这样被塞住了。神谷浩史看着小野大辅一点点松开手,像是了被抽去了所有气力似的,一瞬间竟是让人觉得连日光灯下飘忽不定的光影都能将他压垮,东方人精致的黑色眸子里摇晃着让神谷浩史揪心的落寞神色。



他缓缓开口,声音沙哑。



“那,你告诉我呀,你要怎么样。”



Side B



平和岛静雄拨通了折原临也的电话。



实话实说,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居然能够不捏碎手机就拨通那个跳蚤的电话,等待的每一声“嘟”就像一把锤子在一声声敲打自己理性的神经。



在汤姆先生为他办理的新手机的外壳上出现第一道暴戾的裂痕时,电话接通了。



“哟,小静~”



对面传来那只跳蚤游刃有余的嗓音,尾音上扬的说话方式总能让那张写满挑衅的混账脸瞬间在大脑里苏醒。



平和岛静雄的手机出现第二道裂痕。



“小静你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工厂吧?嗯~不愧是小静,速度跟野兽没有一点区别。”



对方完全不给他说话的余地。本来就是个话唠还语速极快,让人压根抓不到重点。更何况是平和岛静雄。



“——总之,小静,到天台来吧,我在这里等你哦~”



说完,电话又被挂断。



意外的是,这一次平和岛静雄没有暴走。他将手机合上放入口袋,快步走向天台。



那大概是一种可以称之为直觉的东西。在长久以来行动依赖于情感冲动的静雄身上确实自然而然的沉淀着某种动物般的直觉。



现在直觉告诉他,折原临也隐瞒了什么。而这种直觉在逐渐模糊成一个预感,压着他有些绷紧的神经。



打开天台门,迈出第一步,平和岛静雄的右腿被瞄准射击。



折原临也在围栏上,握着枪笑得像一个满是伤痕的精神病患者。



“嘣~”



Side A



那是一个吻。



轻的像是幻觉。如果说是有蝴蝶偶然飞过翅膀颤抖蹭到了小野大辅的嘴唇,他也信。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脚却听话的开始运动,堵着神谷浩史所有逃跑的路径。



然后是沉默。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小野大辅。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吟诵一首诗?”小野大辅神色认真。



“......”



神谷浩史表情肃穆,挤了半天才恶狠狠的挤五个字。



“你是笨蛋吗?”



“是。”



小野大辅嗓音低沉里含着笑。然后紧紧圈住神谷浩史,深深的吻了下去。




Side B



那是一个电话。



在平和岛静雄愤怒指数即将突破红线的那一刻,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跳蚤。



“哈啊?”平和岛静雄抽出电话压着性子酝酿怒气对着话筒怒吼。



“还是老样子的单细胞生物啊~小静你~”



折原临也在笑,字里行间都浸透着笑的说话方式让平和岛静雄每分每秒都想撕碎他的嘴。



“现在马上去杀了你!”



“别这么着急嘛~至少让我把话说完呀~”



下一秒,平和岛的左腿中枪。



折原临也站在围栏外面举着枪,难得的干净月亮落在他身后丝毫没有文学故事里的柔和美,冰凉得让人心惊。



“嘛,没想到最后陪我玩游戏的家伙居然是小静呀...果然我最讨厌小静了。”



那人笑得很用力。



一瞬间,平和岛静雄认识到了“病态”这个形容词描绘的状态。



腹部中枪。



“永别了,小静。”



声音不轻不重落在耳边。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折原临也的身影消失在了围栏外。



意外的,怪物小子腹部不断溢出的血液撞开了一点短暂而清晰的痛觉。



你说我和你是不是就是硬币的正反面呢。


Side C



我幸,你不幸。



我们就是相反的命运共同体。



你看,你笑了。我也笑了。世界和时间潇洒的指南为北,我和你在命运的两端走向黑白两个明天。



叮咚。答题时间结束。




Fin


评论

热度(56)

  1. 零陌神谷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