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km]有關神谷結婚一事

長期沒有自信的彤子:

*總言之就是想撒點糖……
*兩、三小時的產物,沒有文筆可言

今天身邊的人似乎變得相當熱情。

氣氛也有點奇妙的高漲,要說有甚麼奇怪,就像原本飄浮着洋甘菊的香味中夾雜了一點點榴槤的刺激氣味吧。

小野大輔一如既往預早到達錄音室,並選擇了角落的位置安坐。

「早上好,小野さん。」

「早上好~」他禮貌地笑了笑。

「你知道嗎?神谷さん結婚了。」

他由第一次的驚愕到最後一次的淡定,這樣的對話一整天重複了差不多二十次。與其說他厭倦了這個消息,倒不如說身邊的人第一時間上前跟他報告也是太貼心了吧。

本以為離開工作場所就能把事情拋諸腦後,沒想到打開手機全是一個個有關神谷浩史的短訊,包括神谷浩史本人在內。

「你介意嗎?」

事情的主角的話十分簡潔,不加修飾。

「說實話,我是介意的。」

他也是直截了當地回覆。

已經不太懂怎去組織言語了,腦袋裏的全都被偷換成泥漿,完全運作不到。

「我還有工作,晚上我再跟你說。」

「工作加油,記得要吃晚餐。」

唯獨關心的話能無意識地敲打在鍵盤上。

「嗯=^・ω・^=」

使用貓咪顏文字的神谷さん好可愛……!

多虧這個可愛的訊息,他總算能開懷地勾起笑意,身子也隨之放鬆了不少。

「我回來了……にゃーさん~?」

進屋後他左盼右顧,目睹貓咪老師從容不迫地在家裏踱步,他不由得羨慕起這隻對世事毫不知情的貓咪。

「にゃーさん,今天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啊,關於你主人的。」他抱起一臉冷淡的貓咪老師,放到大腿上,然後開啟手提電腦。

近幾個月,多愧他誓不甘休的柔情和美食攻擊,貓咪老師已經不怎麼抗拒他,不然他的手背早就印上幾條鮮紅的爪痕。

貓咪老師安靜地蜷縮在他的溫度上,似乎對他和面前的科技產品興趣不大。

他打開Twitter,登入私人的帳號,依着好友中村悠一給他的報告(其實只是一封有點冗長的郵件)尋找到相關資料。

先是原來的黑白色報導,拍攝到對上鏡頭的神谷浩史抱着聲稱四歲的孩子,指出神谷浩史與中村光早已結婚。

其後他看到青二Production的聲明,簡單而言就是基於私隱關係不作評論,曖昧不清的似乎是打算避而不談。

再來是各個神谷浩史粉絲的看法,有祝福的,有失落的,還有些莫名其妙地扯上中村悠一和杉田智和的,他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終於明白中村悠一的郵件上那幾句抱怨的話了。

他早就料到自己也會成為網上的熱話,只要是其中一人的事就會自然而然地扯上另一個人身上,就好像贈品一樣自動送上的。

在這個業界裏,關係被商業化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反正都不是真實的,只要得到粉絲的熱烈回應就行了。

現實就是殘酷的,但人的感情是溫熱的,並不至於冷酷無情,利益至上。

「我回來了、哈、小野くん、我——」神谷浩史喘吁吁地衝門進來,額上滿頭大汗,看來是趕忙奔跑回來。

「歡迎回來。哇……很多汗……神谷さん先坐下來休息吧,我去拿毛巾給你抹汗。」小野大輔以一臉和藹的笑容打斷了神谷浩史的話,他把舒服得快要睡着貓咪老師輕放在沙發上,站起來往洗手間邁步。

「小野くん…」神谷浩史神色慌張地抓住小野大輔的衣角作出阻止。

小野大輔回頭對上惴惴不安的雙眼,他輕力地拍了拍神谷浩史的頭頂,放輕聲線地說:「不要太擔心,我只是去拿毛巾而已。」

「笨蛋…不要拍前輩的頭…」神谷浩史有點不滿地撇開臉,放開了那一小角的衣料。

小野大輔拿着紫色的毛巾回到客廳時便看到神谷浩史抱住雙膝直勾勾地盯住手提電腦的熒光屏。

他曾在某本雜誌上看過這樣的坐姿是代表一個人很沒有安全感。

心臟驀然被捏住似的傳來陣陣痛楚,比起忘了關上熒光屏的錯失,他更覺得讓神谷浩史感到不安的自己十分差勁。

無可否認的是他沒可能制止到謠言的傳出,但對於神谷浩史的內心他可是瞭如指掌的。

就算這件事是假的,神谷浩史還是會在意各個粉絲的言論,正面的還可以一笑置之,默默感謝粉絲的支持,但較為激進的話只會傷害敏感的內心,留下難以釋懷的傷痛。

前不久才完結了各個大型活動,之後還有個人演唱會,這時候的神谷浩史已經筋疲力盡,甚至經不起疲累而病倒了,實在是沒有閒情逸致處理謠言。

這次的事對神谷浩史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嚴重。

「小野くん,你回來了啦。」神谷浩史挪開放在熒光屏的視線,不知道是從網絡世界還是腦內的悲觀世界中晃過神來。

真希望神谷浩史沒有向最惡劣的方向考慮。

「嗯,先抹汗吧。」小野大輔上前坐在神谷浩史的旁邊,細心地把毛巾印在他的額上。

「謝謝你…我自己來就行了…」神谷浩史搶過毛巾,低下頭替自己抹汗。

兩人忽然間沉默下來,那件最應該談及的事卻在此刻變得難以啟齒。

小野大輔抿下嘴,大大地深呼吸一口盡量令自己冷靜下來,「那個…那件事,我好好查閱清楚了。」

猝不及防地提及起那件事,神谷浩史受寵若驚的停下動作,只是以低沉的聲音說:「小野くん不相信我嗎?」

「怎麼可能會不相信,我只是看到神谷さん跟別人傳緋聞有點兒不高興而已…甚麼有孩子的…真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小野大輔皺起眉頭,被這件過於莫名其妙的事弄得心煩。

結婚也好,孩子也好,或許這是諷刺吧。

「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為甚麼會出現這種謠言……有些事情,不知道才是最令人畏懼吧…」神谷浩史把毛巾揉成一團隨意地窩到腹中,然後把自己縮得更小。

「沒事的,我會跟神谷さん一起面對的。」

你和我都不是單獨的存在,而是可以互相依賴的對象。

小野大輔伸手把神谷浩史抱進懷,但一毫米都碰不到就被神谷浩史打開了。

「怎樣一起面對?你要開記者會嗎?你要在Twitter發佈甚麼嗎?現在就連事務所也——」神谷浩史頂着水旺旺的眼睛大吼起來,最後更是欲言又止,一臉悔疚地轉換說話:「…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野大輔的確與這件事毫不相干,Twitter上的起哄只是粉絲們任意妄為地添油加醋,他大可以隔岸觀火,但他沒可能忍心袖手旁觀。

這可是他的戀人啊。

「可能我真的是無能為力……我不擅長說話,在大眾而言我是個無關係者……但是我會一直陪伴在神谷さん的身邊,像現在這樣安慰你,給你勇氣,讓你知道你絕對不是一個人去面對這件事。」

這一次神谷浩史沒有再作反抗,而是乖乖地被收進充滿安全感的懷抱中。

小野大輔繼續說:「我想過了,既然青二要神谷さん自行澄清的話,那不如就公開我跟神谷さん的關係好了。」

「笨蛋!沒可能!」神谷浩史激動地抬起頭秒答。

「這是一個好時機來的,我們沒需要跟粉絲隱瞞。」

「但是……」

這個「但是」包含了太多預料之內的後果,不用一一說明彼此都能清楚明白。

「抱歉,可能是我太着急了,現在神谷さん應該全心全意準備演唱會的,先否定這個報導,公開的事往後再想吧。」

「不…我會好好考慮的…」神谷浩史若有所思地垂下頭,伸手攬住小野大輔的腰部,把身子貼得更近。「小野くん…叫我的名字。」

小野大輔愣了一愣,但他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毫不過問,「浩史。」

「謝謝你,我稍微能提起精神了。」神谷浩史惡意地捏了捏小野大輔腰上的肉,在他怨着痛的時候往他的嘴唇啄了一啄,露出本日第一個,也是最棒的笑容。

一星期後,報導上出現了有關「神谷浩史與小野大輔的戀情」的新聞,引起數以萬計的輿論,成為日本的熱門話題。

至於其最終結果是好是壞,則需期待總有一天能被告知。

-END-

老實說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嚇一跳了,冷靜下來想了想其實真實性很低,就沒擔心太多,反而事務所的聲明讓我有點火大。
假如這件事是真的話當然會替神谷高興,畢竟他真的很需要一個人去照顧、陪伴他的。
神谷是個對人、對事都很認真的人,我相信他會給粉絲一個最好的交代。同時間希望他不要勉強自己,六月時參加了一連串的活動,最近更是病倒了,solo live也差不多要綵排了(或者已經開始了吧),這件事無疑為他帶來壓力吧。身為粉絲能做的只能默默為他加油,相信他。
我看了一整天Twitter上日本粉絲的反應,扯上小野D悠一杉田小野坂真的相當有趣www還有不少粉絲說很羨慕神谷的孩子,可以聽到神谷以美聲來讀故事書www也有粉絲說回DGS初期小野D要神谷將浩子嫁給他的事www此外,wiki上的配偶者也被改成小野大輔或是神谷浩史www
嘛嘛…儘管結果如何,神谷也好,DGS也好,onkm也好,我也會繼續喜歡和支持下去,只要有甚麼梗出現,就會繼續寫下去。

评论

热度(60)

  1. 零陌長期沒有自信的彤子 转载了此文字